综合

补天道 七五六 龙威压封印,人力抗雷霆

2019-10-12 18:33: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七五六 龙威压封印,人力抗雷霆

一阵静默。

孟帅、孟会凌、钟少轩同时愣住了,平时泰山崩于前色不变的高手,此时目瞪口呆,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龙蛋……没了?

怎么会没了?

就在三人发愣的瞬间,后面的龙祖开口道:“怎么回事,去把龙蛋拿出来啊。”

孟帅身子一震,清醒过来,想到此时第一件事,是打发了这头老龙。开口道:“这就去……”

龙祖不耐烦道:“拖拖拉拉,本座自己进去。”说罢一闪身,已经进了大殿。

孟会凌忙道:“且慢,小心……”

话音未落,只觉的大殿一阵晃动,光芒明灭,似有雷霆万钧在其中引动。

孟会凌大声道:“你们两个快离开这里!”

此时,就见老龙一跺脚,厉声道:“给我镇压!”

金黄色的光芒从他脚底往四周绽放,如膨胀的气球,霎时间充满了整个空间。

刚刚蓄势待发的种种力量,霎时间安静下来,便如有人给周围空间安装了个牢不可破的牢笼,锁住了所有不听话的力量。

场面得到控制,龙祖第一个冲了进去。孟会凌跟着进去,却一拂袖,道:“你们在外面等着……等着……”说这句话时,脸色变得苍白如纸。

孟帅神色渐渐镇定,道:“此事蹊跷,必有缘故――我不进去看到蛛丝马迹,定不能安心。”

孟会凌怒道:“糊涂,这是考虑这等事的时候么?快……”

这时候,就听到殿内隆隆的声音怒吼道:“人类!这是怎么回事?”

孟会凌咬牙道:“滚――”说罢一股劲风拂去。孟帅和钟少轩同时被推了出去,且分为两股,往不同方向落去。

孟帅在空中控制住身体,落下时已经到了谷口。止住身体,他满脑子都是一个念头: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好好的龙蛋竟然不翼而飞,在那座号称地势谷最安全的殿堂内。那近乎完美的防御系统,竟然没有半点用处?!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孟帅可以想象,龙祖是何等暴怒。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天子一怒,流血漂橹。而真龙一怒呢?恐怕天地都要为之一抖。

孟会凌当机立断,把孟帅和钟少轩赶出去,就是要他们避开锋芒,逃得一命。不得不说孟会凌行事老辣,知道轻重缓急。正如他说的,这时候细究端的并非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夺过欲来的风暴,然后才有其他。

按照最好的策略,孟帅应当是转身离开,但他却不能如此。孟会凌这个举动,对孟帅他们是好事,但却给自己留下了无尽的危险,因为在龙祖看来,那一拂是做贼心虚,足以让它盛怒之下要孟会凌的性命。

孟帅不可能坐视这种事发生。而且就算他不回去,钟少轩也要回去。只要回去,同样逃不过魔掌。父亲和兄长,在这个世界是他最亲近的两个人了。若一并失去这两个人,孟帅简直不敢想象。

必须回去!

他还有一个念头

,这件事蹊跷,非常蹊跷。若这么糊里糊涂成了龙祖的眼中钉,让事情坠入雾中,他怎能甘心?一定要亲眼看到才行。

这时,他心头闪过的,是纸条上那两个字:

“小心!”

回到大殿,老远,听到那咆哮声隆隆回响,震天动地:

“人类,我以为你和其他牲畜不同,没想到你也是卑鄙下等一类。我的孩儿好端端交在你手,现在没了,你要如何赔我?你的性命算什么?就是你一家的性命,龙虎山上下的性命,都不值我儿一片鳞!”

听到这个声音,孟帅反而暂且安心,孟会凌恐怕还活着。

就听孟会凌道:“龙子或许只是自己离开了,又或者藏在哪里,我们再找找。倘若是被人偷走了,咱们立刻去追,还能找回来。”

就听龙祖喝道:“一个蛋,你说他自己离开了h被人偷了,被谁?不是你说,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现在你轻描淡写一句话,被人偷了,说的好轻松!”

孟帅感觉到重重龙威如洪水一般疯狂涌来,足以把方圆数里生灵压得动弹不得,但这一切对他是无效的。他顶着龙威一路跑到后殿,来到寒冰大门前。

殿中一片狼藉,龙祖站在水池中央,须发皆张,双目圆睁,早已是不是当初俊秀和蔼模样,威风凛凛,看来三分像人,七分像龙。

而孟会凌,则在角落里。虽然显然是被迫近墙角,但还算镇定,脸色青白,却没有惊慌失措。右肩上一道长长的伤口,鲜血往下滴落。

孟帅瞳孔一缩,紧接着把目光往他身前移了丈余,虽然看不见,但孟帅能感觉到,在孟会凌身前有三堵无形的墙,把他出路完全锁死。

空间禁锢?!

孟帅心中一动,这倒是一条出路。他也会空间手段,且还不弱,更有封印辅助的优势,或许以此为凭,能偷出一线生机。

至少眼前这空间禁锢,他有八分把握能解开,再用上虚空解放印,使用瞬间移动,或许能先解了眼前围困。

不过他不打算瞬移进去救人,瞬移的机会只有一次,就是逃走的那一次。倘若提前用出来,龙祖有了防备,下一次或许就不能成功。他不能冒险。

因此,他必须走进去。

迎着漫天的龙威,孟帅大步走了进去。

他不过阴阳期,一进大殿,四道目光一起投来,都是又惊又怒。龙祖怒的是他可能是祸首,而孟会凌自然怒的是他竟擅自回来。

孟帅镇定自若,对着龙祖和孟会凌各自深深一礼,道:“拜见两位大人。“

龙祖冷笑道:“好,你敢回来。”

孟帅抬起头,道:“问心无愧,我为什么不敢回来?父亲护子心情我能理解,不过这不是置我们于可疑的境地么?情虽真切,理所不同,我不取也。一切需以道理说话。”

孟会凌瞪着孟帅,又是气恼又是无奈,道理谁不懂,但那老龙是讲道理的人么?

龙祖森然道:“你是来教我道理的?”

孟帅不是想当然的人,所谓分辨道理,只是为了牵扯注意力,伺机救人,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哪怕只是为了埋下伏笔。当下他朗声道:“我后学末进,懂得的道理最浅薄不过,我知道的自然您也知道,且比我知道得更多。您当然知道,我们这些人欢欢喜喜的把您请进来,不是为了给自己找不痛快,当然是深信能得到龙子伴随的荣耀了。至于出现意外,最疑惑惶恐的,当然是我等。既愧疚于失察之过,也忧心龙子安危。恨不得立刻出去将龙子找到,才能弥补万一。”

龙祖冷笑道:“这么说,你还想留着活命去找到龙蛋,找到了这件事就揭过了?”

孟帅道:“找到了自然还是有愧重托,但至少能换得龙子平安,纵然龙祖降罪,我也解开一个心结,少一桩遗憾。”

龙祖突然道:“你要去找我儿?去哪里找?”

孟帅一迟疑,道:“总有线索的。您给我三天时间,我便有交代。”

龙祖森然道:“我来告诉你去哪里找――孟会凌曾告诉我,这大殿防卫森严,只有你们三个人能进?倘若被人偷了,肯定是你们三个人中的一个干的。”

孟帅脸色一变,脱口道:“不可能。”

龙祖道:“就算是真龙,没孵化也不可能长翅膀自己飞了。地势谷又岂是任人来去的地方?更别说大殿了。你自己说,除了你们师徒父子,还有其他的人么?”

孟帅脸色极其难看,他知道不可能是父兄,当然也不可能是他自己,但又找不到话辩驳――地势谷确实只有三人,能进大殿的也只有三人。除非那人厉害过孟会凌,不,还不够,至少要龙祖级别,不然绝无可能无声无息偷走龙蛋。

这是个死扣。

咬着牙,孟帅一字一句道:“不可能。”

龙祖脸色沉郁,道:“不可能?事实如此,别无其他可能。本座要找孩儿,必须着落在你们三人头上。也不必费神了,我一个个拷问过去,总能得到答案。比你出去找快捷得多。”

孟帅暗自咬牙,知道缓兵之计不行,只好带着父亲逃走。暗自往孟会凌那里凑过去。

龙祖淡淡道:“相比之下,你们父子一个留着,一个赶回来,稍微可信。倒是那个没回来的,最为可疑。看来就从他开头吧。我看八成是他干的。”

只听门口有人道:“不错,是我干的。”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哈尔滨妇科医院
濮阳治疗妇科费用
鹰潭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哈尔滨妇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