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神木民间借贷崩盘令房价腰斩豪华新村入住率

2019-07-20 17:04:4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木民间借贷崩盘令房价腰斩 豪华新村入住率为0

席卷神木的民间借贷危机打垮了神木新村的楼市,也重创了用于建设的资本。原本火热的房屋如今无人问津。

神木新村西面的山坡上,一名砖窑的员工坐在坡顶绣鞋垫。席卷神木的民间借贷危机压垮了当地楼市也引发债务危机,高楼林立的神木新村今年大部分工程已经停工。南都孙俊彬摄  神木新村文化中心造价3 .5亿元,内部装修预算1亿,被当地人称为“小鸟巢”。

名片  神木新村  ●地点:陕西神木县城北部约六公里  ●面积:占地11.3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300万平方米  ●规划容量:计划建1.6万套住房,可容纳十万人口  ●动工时间:2006年  ●入住率:零  ●原因:煤价暴跌引发民间借贷市场崩盘,最终导致施工停滞  王兴田如今回村时,必须经过那个大得多的“村庄”,才能到达神木县麻家塔乡红柳林村一组。  八年后,位于神木县城北部约六公里的神木新村,已呈现出庞大的体态。11.3平方公里的区域内,30几个楼盘的100多幢楼房沿着南北走向绵延数公里,总建筑面积达到300万平方米,目前已可以容纳县城十万人口。  但当王兴田深入到神木新村内部时,眼前是另一番景象。多数建好的楼盘周围空无一人,大门口用木板作为围挡。道路上人流稀少,仅见少量清洁工、工地照看者和短工在活动。部分楼盘还是钢筋混凝土骨架,旁边是正在施工的塔吊。靠南部的一处楼盘,中间的院落还是沙土地,上面荆棘和黄蒿丛生。  席卷神木的民间借贷危机打垮了神木新村的楼市,也重创了用于建设的资本。原本火热的房屋如今无人问津。“目前房子给原价都不好卖”,一位神木新村的业主说。而在楼市泡沫最严重时,神木新村二手房的最高价是原价加50万元,有些炒房者一夜暴富。  “大手笔”、“小鸟巢”  这座空城让60岁的王兴田不解。在红柳林村,王兴田养着他的骡子和几十只羊。而就在三公里外,工地上矗立起他毕生未见的建筑“奇观”。  烈日下,总投资2.2亿元的和谐广场空无一人,上面耸立着方尖碑和金字塔。到了晚上,广场上喷泉能涌起30米高。  神木新村文化中心的巨型钢架结构在阳光下十分醒目。这座地标建筑被当地人称为“小鸟巢”,总建筑面积达5.6万平方米,造价3.5亿元,内部装修预算1亿元,建成后将成为神木最豪华的演艺场所。  2006年起动工的新城,目的要打造全县人居环境最好的城市新区,计划建1 .6万套居民住房。2007年6月,时任神木县委书记郭宝成写道:“建设神木新村,是我县推进新农村建设的第一个大型工程。”  2003年8月,国家发改委等四部委下发了《关于清理整顿现有各类开发区的具体标准和政策界限的通知》,要求对县级及以下政府批准设立的各类开发区一律撤销。为了符合政策,新区规避了“开发区”的提法,而改用“新村”一词。这容易让人想起英国社会改革家欧文创办的“和谐新村”。  这项宏伟的造城计划受到了上级鼓舞。2007年,时任陕西省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李焕政称,神木新村能建成一座“社会主义新城”。次年,省领导夸赞神木新村的建设是“大手笔、大眼光”。  两个新村的竞争  新村在窟野河边的1.6万亩滩涂地上诞生,但不久后受到另一个新村的挑战。  神木新村为时任县委书记郭宝成主导建设。2010年,雷正西任神木县委书记后,发展重心转向神木二村。神木二村从2008年兴建,位于神木县城西北的荒沙上。其规划面积比神木新村更大,达到15平方公里,计划建设陶瓷项目等工业园区。  “神木二村分流了神木新村的投资,导致后者一度搁置。”神木县一位原政府工作人员说。两个新村功能定位也有重叠,都计划要“引企入园”。  神木新村的绝大多数住宅楼盘目前没有交付使用。“住宅项目是2009年开始修建的,到今年年底具备入住条件。”神木新村管委会副主任乔帆介绍。  在民间借贷危机之下,神木二村亦成为巨型烂尾项目。原计划的陶瓷项目只有一片空地。  建设新村是神木县政府一项巨大的致富计划。当地官方提出,通过建设神木新村和神木二村,县财政可获得土地收益50亿到60亿元以上。  收益通过土地价差实现。当地耕地补偿标准是每亩25万元,而征地拍卖后,每亩达近1280万元,价差达到51倍。  土地收益建立在尖锐的矛盾基础上。神木新村建设需征用红柳林村的部分土地,包括王兴田在内的村民和政府产生了巨大的争议,至今没有平息。红柳林村一组的299.78亩地被村民认作农耕地,但政府认为是“河滩地”。王兴田为此到北京上访,还被拉到“黑监狱”关押了16天。如今村民被告知,已征用的地属性是建设用地。  煤炭经济时热炒“指标”  神木新村建设主要采用政府部门作为业主,委托建筑公司开发的模式。多名业主估算,神木新村约80%的楼盘为各政府机关主导开发。“神木新村的房地产开发一部分是按照团购形式走的。有些单位直接和开发商联系。其他是按照普通商品房走的。”神木新村管委会副主任乔帆说。  各政府机关开发楼盘时,组织有购房意愿的职工报名。报名“指标”成为稀缺资源。杨晓明(化名)并非政府机关人员,却在神木新村购置了一幢148平方米的房子。神木县一家单位集资盖楼时,他从该单位一个朋友处买来了“指标”,以自己的名义报名并拿到了房源,房子价值53万。杨晓明说,这样的“指标”可以卖到两三万元。  神木新村开发时,正是神木煤炭经济的黄金期。煤炭经济催生了2000名亿万富豪,也产生了大量热钱,主要流向了楼市和民间借贷市场。2010年至2011年,当地楼市出现了虚假繁荣,楼价一路飙升。有些炒楼者拿到号,一个号能卖一二十万元。某豪宅中一套中等好的房子,一平方米卖到了1 .1万,大大高于省城西安的楼盘均价。  据当地官方此前的说法,神木新村的建设初衷是平抑城内房价。但在楼价飙升的背景下,神木新村的楼市变味。期房被拉到泡沫中热炒,转让费离谱,最高能达到50万。有些人凭“指标”拿到房源,凭一纸合同转让后,一夜净赚数十万。“炒房肯定有,但不可能是普遍现象。有些人县城有房,新村也买一套。目前多数房子卖掉了,有些企业给内部职工留了一部分。”神木新村管委会副主任乔帆介绍。

有赞微商城怎么做分销
哗啦啦收银系统
线上教育小程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