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天才相士第四百二十五章一技惊四座

2020-01-26 17:53: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才相士 第四百二十五章 一技惊四座

无论伊藤浅介六人如何苦苦挣扎,但那股无匹的术法威压摧枯拉朽般,从他们几人身体碾压而过!一时间这六人悉数委顿在地,七孔出血,眼神更是茫然无措,对林白这突如其来的反扑彻底傻了眼!

六人之中,伊藤浅介的伤势最为严重。在林白术法攻击之下,他整个人已经倒飞出去,撞倒在广场一侧的尽头,和他之前所在的位置相差百余步,威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嘴角溢血,伊藤浅介不甘心的望着乌云翻滚的天际,口中喃喃自语不停!他怎么着都不相信最后居然是这个结果,自己头上的兜裆布法器乃是他耗尽了半生心血才凝练而成之物,可是此时却是寸寸断裂在手中,其中再无半diǎn灵动气息,显然是废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们六个人怎么可能连你一个人都战胜不了!”伊藤浅介一拳重重的捶在地上,双眼血红色泽大作,满是恨意的盯着林白咬牙切齿道。

林白平静的站在原地,缓缓收起手上的动作,洁白唐装片尘不染,淡雅而出尘,闻得伊藤浅介的叫喊声,林白淡淡一笑,道:“如果你不服,大可起来再战!不过以我看来,你最好还是不要徒劳挣扎为妙,否则你这一身修为在伤势牵动下,必定荡然无存!”

声音不大,但是响彻全场!不过此时此刻,已经再没有人觉得林白的话是在危言耸听,或者説是在装逼,反而这些人觉得,林白就如同是站立在群山最高峰巅的男人,根本没有任何以话语打压人的必要,而是在怜悯对方!

但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林白心中也满是侥幸!伊藤浅介施展的那兜裆布来历古怪,功效更是诡异莫名,如果不是先天洛书之中记载的关于阴阳之术极多,恐怕他今天真是要把这条xiǎo命交代在这里了,最起码以后估计就要成个痴傻呆滞之人!

虽然有侥幸,但此时他心里最多的还是得意!怎么着,哥们儿这次可算是风头出大了,这群傻逼非得和我玩,现在输成这样,不但在这么多人面前栽了个大跟头,而且就连全部身家都要交在自己手中,那可都是真金白银,这种好事儿,做梦都能笑醒!

场内寂静无比,所有人都沉浸在之前的雷霆之击带来的震撼中。任是谁都没想到,原本处于下风的林白,在最后的关头居然来了这样一个绝地大反击!

不光是那些观战者,即便是其他xiǎo组的成员此时看向林白的眼神也满是惊骇!心中更是默默在祈祷,希望自己在等会儿还要进行的分组比拼中,不要和这个变态分在一组,要不然的话,怎么着都是死路一条!

这么年轻就能有这样的修为,一个人独抗如此之多的天字席高手高手,如果这个势头再继续下去的话,这个年轻人的境界会到一个怎样的地步,説不准还真能成为奇门江湖中人,口口相传但从来还没见识过的白日飞升!

这一役之后华夏奇门,从此又多了一位传奇高手!

广场一边一直在沉默观战的理查德和安倍荣然两人也彻底愣住了!这一仗就如同是一记重锤般重重的砸在他们心脏!这样压倒性的胜利,接下来还有什么人能够抑制住这个年轻人的脚步,就算是自己这些人上去,又能有怎样的效果!

“你们还要选择继续战斗下去么?”沈凌风站起身来,脸上是按捺不住的喜色,转头冲伊藤浅介等人沉声询问道。

除却伊藤浅介之外的五人,伸手抹去各自嘴角沾染的鲜血,颓丧无比的摇摇头!这还怎么继续战斗下去,双方之间的差距天高地远,如果再继续下去的话,説不好连这条xiǎo命都要交待在这里,还是保命要紧吧!

“我们没资格再和林白大师相拼下去,所输的赌资我们会在最快时间内支付!”几人掺扶着起身,走到林白身前鞠了一躬,缓缓道,话语中满是谦恭之意。

沈凌风脸上笑意愈发深重,朝伊藤浅介沉声问道:“伊藤先生,你选择继续还是放弃?”

“放弃?!”伊藤浅介握紧了拳头,脸上满是不甘心之色,眼角甚至都有鲜血流下,咬牙切齿道:“就算是死,这个仇,我也一定要报!”

话説完之后,伊藤浅介挣扎着想要起身,但是双手刚把身子撑起来一半,却是突然脱力,然后重重磕在地上。刚好下巴撞地,两颗大门牙都被撞得掉落下来,鲜血混着口水一股脑朝外涌了出来!

“伊藤浅介选手已经脱力,无需再次比较!我宣布,第八xiǎo组比赛结束,胜利者为林白一方!”沈凌风厌恶的看了眼伊藤浅介的模样,然后轻轻拍了拍手,朗声开口道。

话音一落,场内掌声大作,如同天际那滚滚乌云互相碾压之时发出的雷暴声一样!如此年轻的传奇高手,如此强大的术法威力,花样百出的战斗情形,巨额的赌资,无一不是挑拨在场诸人肾上腺素的画面,这一场比赛着实叫人看的热血澎湃!

“几位选手,现在请遵照之前已经签订的协议,将你们各自下注的赌资交上,然后下场疗伤!”沈凌风此时心情大好,林白这场大胜着实给人长面子,“安倍先生,理查德先生,咱们三个人之间的赌约不如也趁着他们这几位一起兑现了怎样?”

理查德咬牙切齿,沉默片刻之后,伸手从手间提着的行囊内摸索了好半晌之后,从中掏出了一枚黑漆漆的水晶球扔在了沈凌风手中,然后冷哼一声,转头便朝着场外走去!虽然説此次胜利也有克里斯蒂娜的份,但想到林白出的风头,他的恼怒便无从发泄!

“我的赌约自然可以兑现!”安倍荣然朝林白瞟了几眼,眼中满是怨毒之色,然后看着沈凌风阴阳怪气道:“但是我看这几位选手的赌资就不需要再兑现了吧,他们都被这个林白收拾成了这幅模样,如果再拿把全部身家拿出来,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

话语一出,场内顿时一片哗然!不光是围观的那些华夏相师,就连欧美两洲的一些奇门中人,也是纷纷嘘个不停!这扶桑xiǎo矮子实在是太缺德了,当初开赌的时候,就他们叫得最凶,可是现在输了,居然想屁股一拍不认账,实在是不要脸!

沈凌风闻言脸上满是哂笑,现在的情形和他的预计果然是一diǎn儿没有差别!比赛结束之后,他便猜到这些人绝对不可能如此轻易而举的把钱拿出来!

“不要脸!输了就耍赖,你们的脸皮难道都是屁股么?”

“**!无耻的扶桑人,果然和当初在燕京发生的那件针对华夏冤案一样,这些扶桑矮子满肚子都是坏水,无耻到了极diǎn!”

沈凌风微微一笑,伸手指着广场周围嘘声不绝于耳的诸多奇门中人,冷然道:“安倍先生,群情愤慨,事情到底该怎样处理,不用我交你了吧?”

安倍荣然听着周遭的哗声,沉默片刻之后,将手中握着的一块玉玦重重拍在桌上,铁青着脸朝会场外便走了出去!形势如此,而且又是当着这么多奇门中人的面,他清楚,若是再继续这般扯皮下去,最后只能和燕京那次一样,让扶桑人在国际上再丢一次人!

“实在是不好意思,让您老人家破费了,不知道这么一来会不会把你的棺材本都输进来啊?”林白看着被那些扶桑阴阳师掺扶着退场的伊藤浅介,阴阳怪气哂笑道。

伊藤浅介看着林白满是笑意的面庞,又气又急,一口气憋在胸口,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发财了!绝逼是发大财了!这一仗胜利之后,对面的七个人不但被淘汰出局,而且还要拿出来十六亿美金,就算是按人头平摊,林白和克里斯蒂娜每人也有七亿美金进账!最重要的是,这种赌局上的赌资,可是不用缴什么税款的,都是全部滚进腰包啊!

“不得不説,这是我这一生最成功的投资!”即便是克里斯蒂娜这个从xiǎo便视钱财如粪土的贵胄天女,想到自己这一次进账之丰厚,也是忍不住有些变色。

沈凌风缓缓走来,朝四周张望一番之后,正色道:“赶紧休息,接下来的比赛我可还指望着你能给我惊喜呢!咱们华夏相师的面子可都要你来撑起来!”

沈凌风话説完,又重重的拍了拍林白的肩膀,其中含意无比明显。此次国际相术大赛不但关乎相师个人声誉,而且对各国的传承也是一次考验,只有拿到首席之人,才有资格笑傲国际奇门江湖,而林白就是华夏想要守住桂冠的头号种子!

成都不孕不育医院看病贵吗
河北省固安县医院预约挂号
山西治白癜风最好的专科医院
柳州治疗白带异常费用
安徽重点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