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朱岩诡影

2019-12-03 01:35:4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怒剑龙吟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朱岩诡影

c_t;东大陆,流云殿。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些天来,对于流云殿之主秦山而言,无疑是最为心烦气躁的日子reads;。自从上次神泣战场的恶魔屠灭之战过去后,东大陆便不再平静,原本以为再次开始彼此间摩擦不断的各个宗门会因为共同的敌人再次统一战线。

事实上,事与愿违。

那一战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别的宗门畏惧了,又或者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竟然大半闭门不出。剩下的,也不知他们从何处得知了轩辕浮屠闭关隐去之事,一时间想要重新推选东大陆的执牛耳势力。

当然,秦山自然是不同意,这事情也就差不多压在这种地方了,不进不退。反正没有谁敢主动挑事,一旦打破僵局平衡,那就一发不可收拾。

半个月前,中域的消息传了过来,说是给轩辕浮屠带来的信。至于具体从何而来,对方没有说明,而且一定要面见轩辕浮屠才行。

最后,秦山以一殿之主的身份代收了信件,也并没有转交给还在闭关中的轩辕浮屠,而是自己拆开了。与他所猜想的一样,果然是湮世阁的来信。其中的内容,令他心中一凛。

为了以防万一,也是不希望上次的惨烈再次出现,他下令全殿入室弟子在各位长老的带领下搜索东大陆最近有异样之处,一旦发现什么蛛丝马迹,绝对不可擅自深入,必须回来禀报。

结果却是,十几天过去了,回报的发现没有,反而是派出去的十队人马离奇消失了三组,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一样。

最初,只是其中一组失去了联络,于是另外两组合兵一处,千万调查,可是同样再也没有回来……

手指重重敲击在地图上用红圈划出的一块区域,秦山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惊恐之色。

“魇语海……没记错的话,这里可是拥有着和神泣战场类似传说的诅咒之地!难道,古籍中所记载的,三千年前那场差一点覆灭了大陆上所有生灵的灾难,又将出现了?”

右手握拳捶在座椅扶手上,他仰头一喝:“来人,将流云殿全部在外弟子与长老全部召回!还有,通知炎神宫,大荒塔,秋枫谷,昊明宗,我有要事请他们各位当家人想商。若是肯来,先送上厚礼一份,而后还有重酬。”

……

清晨,朱岩村。

住在村口的杨锟抬头望了望远处的山脉,已经是第三天了,流云殿第二批人进去后,再也没有了音讯。[更新快,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站了,一定要好评]

当初,年轻的他也是满腹雄心壮志,带着变卖祖上传下的家产换了些盘缠,就去踏上了修炼之路。所想的很简单,东大陆宗门不少,寻一处还算不错的从最低级的弟子做起,慢慢学艺修炼,以自己的天资,想必到时必能名震一方。

只是也许运气不好,又或者阅历太差,遇人不淑,在被大荒塔拒绝之后,他赌气下轻信人言,被骗到了一个小型宗门,那里根本就是骗人钱财的邪教。

不过所幸的是,没过多久,一天夜里他饿着肚子,忍着身上被殴打的伤痛堪堪入睡之时,被人拍醒。一问才知,那是流云殿弟子得知消息,前来剿灭邪教。

那一刻,杨锟有一种云开见日的舒畅与激动,纳头便拜,言明了心意。只可惜,带队的长老抓住他脉搏感受了一小会儿,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天赋太差,与其白白浪费时间修炼,倒不如踏踏实实回去过日子。

想想那些往事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了,现在回忆起来还多少有些遗憾,以至于,前几日杨锟看到那熟悉的流云殿弟子制式长袍之时,还颇有激动。只是,对方不过是来问路的,以及询问他再往前是不是有别的流云殿之人来过。

其实他心中也不太确定,那天夜里晚上内急,起来在茅厕里蹲坑了小一刻钟,似乎确实听到外面有人交谈,隐约偏见几道人影,再想想,那种服饰的颜色,真是流云殿的制式。

那些流云殿之人也没有再多问,全部转身便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紧接着,杨锟不由浑身一颤,背脊生起丝丝寒意。当初,他是觉得没有脸面再回家乡被人笑话,被流云殿解救后,随处乱撞,无意间找到了这里,恰好遇到一个年轻寡妇在河边洗衣服,也不知道怎么着,两个人就对眼了。于是,定居下来。

后来听村中的老人说,山的另一边,去不得,特别是晚上,那里有会把人魂魄勾走的海。当风声响起之刻,水面上会出现无穷无尽的鬼兵魔将,将所有看到之人都拖走,永远也回不来了。

原本,他也只当作是玩笑,毕竟这种偏僻之处,有些老人们留下来的所谓传说也正常。况且,朱岩村背靠的山脉十分陡峭,除了飞鸟,恐怕就连最擅长攀爬的灵猴都过不去。当然,那些修炼武道的强者可以办到。

至少,杨坤看到的是流云殿的人或飞或跃,轻而易举度过了那层峦叠嶂。只是,再也没有人回来。

“我的天哪,山的那一头究竟有什么,流云殿的那些世外高人也对付不了?”

心中恐惧骤生,他摇了摇头,很快就平静下来,居住这里了这些年,倒也没有遇到过什么古怪之事。而且,他自己也没有能力翻过山去,那里发生了什么,也与自己无关。

“流云殿?喂,大叔,你刚才说的话意思是,山的另一边,流云殿的人去过?”

一个轻灵的声音悄然响起,杨锟没有多想,随口回道:“哪里只是去过,而是没有再回来……”

突然间,他觉得浑身上下都被一股莫名的寒意所笼罩,方才的声音显然是个年轻女子,可是朱岩村有什么人,他心里一清二楚。

若是平时,也许他还能够想到是村子里又来了访客。只不过刚刚心中因为前面的事情生出了少许恐惧,这时突然响起的声音,阴森感倍增。

“啊,鬼呀!”

失声一叫,杨锟踉跄一步没有踩稳,俯身一倒重重砸向了大地。

然而,想象中的剧痛却不曾出现,在他的双眼隐约看到地面上淡黄色光晕一闪,自己倾倒的身体竟然停在了半空,而后一股无形之力拽着肩膀往后一扯,整个人又重新立了起来。

“大叔,你胆子也太小了吧,这么容易就被吓到了?”

之前一样的轻灵声音再次响起,不过这回口气里却多了几分俏皮的嬉笑。

回首一望,杨锟顿时愣在原地,望着不远处背负双手亭亭玉立的轻盈瞪大着双眼,一刻也不想挪开。对于他而言,形容一个女子有多美,大概能够想到的词只有美若天仙,只是天仙到底有多美,谁都不知道。

但是此刻,他觉得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看着眼前几乎要流下口水的杨锟,霍晓璇心中一阵无语,抬脚一跺大地,轻微的震击劲力传递至对方脚下,猛然一颤,令之前不曾倒下的他终于摔倒。

“咳咳,大叔,现在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吗?”

痛楚从着地的臀部传来,直到此刻,杨锟才反应过来,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礼,连忙回道:“那个,那个……嗯,是的,流云殿先后两批人,第二波可不少,只是迈过了那鬼语山脉后,再也没有回来。那个你……不过,你们两个姑娘家打听这些做什么?”

目光顺势一瞥,他才发现,原来在霍晓璇身后不远处,还有一个同样姿色清纯脱俗的女子,虽然身材相对娇小了些,却是一样的丽质。

“看来,我的感觉没有错。这一块的大地在哭泣,折磨它们的痛苦更加剧烈了。”

霍晓璇轻轻点头,抬手一招。

“也许,很快我们就有答案了。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小风韧他们还在什么地方绕弯子,肯定没我们快!”

纵身一掠,风轻柔落在了她身边,有些不悦哼道:“说好了各找各的,怎么你非要拉上我一起?”

“若不是我有所察觉,现在你能够找到这里?一起行动,不是保险些吗?不然要是你弄丢了,小风韧肯定会着急的

。”霍晓璇嘻嘻一笑。

“尽找借口,也不说说其实是自己一个人害怕。”轻声嘀咕着,风轻柔仰望着远处有些诡异的山脉,心里也是不由涌现出一丝莫名的寒意。

隐约中,她觉得自己双眸里好像看到了什么,似乎是模糊的影子。可是再集中注意力,却又是消失不见了reads;。

“那个……我们真的要自己去吗?而不是等风韧哥哥他们到来?或者是,干脆去通知他们?”

闻言,霍晓璇凑到风轻柔耳边,贱贱地笑道:“看样子,你是害怕了。要不然,我一个人去,你会找找小风韧他们到哪里,然后再把他们带来。不过也许等到那个时候,事情我都解决了,之前的赌约,自然是我赢了,一个月哦。”

顿时,风轻柔惊道:“那不行!走,一起去就一起去,谁害怕了!”

看着两女时而打闹时而紧张的样子,杨锟有些摸不着头脑,还是善意地提醒道:“流云殿几十号人进去了,没有一个回来,你们两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家,竟然也想……”

“别看不起人好吗?”

霍晓璇双眼一沉,抬手指向一旁远处另一头村口左边一棵古树,已经枯死,但是枝干依旧挺立。

“看到了那个没?”

话音落时,她隔空五指一握。然而,得意的神色很快就凝固在小脸上。

那棵枯木竟然一动不动。

“噗嗤!”

风轻柔忍不住笑出声来,身影一晃,眨眼间身影已然远去两百米,直接落在了那棵古树下,伸手一扶,回首望向杨锟,扬声一哼:“怎么样,还把我们当普通女孩子家看待吗?”

不过,她所看见的却是杨锟眼中的惊恐之色,以及一个颤抖的身影在风中传来。

“不对,不对!那棵树我没记错的话,过去二十年里,都是立在村口右边的……”

莫名一愣,风轻柔不知道他究竟在说什么。只是,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自己小手所触摸到的枯死树皮好像有些不对劲,那种粗糙感反而倒像是某种魔兽的身体。

而且,一股带着淡淡温热的气息吹拂在她后颈上,隐约中,可以听到轻微的喘息声从背后传来……

...

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闫丽丽
邵阳市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乐山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安顺癫痫病专业医疗
深圳治妇科病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