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超维术士 第164节 观战

2019-10-12 18:19: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超维术士 第164节 观战

第8学徒镇地下集市,天空塔一层。

安格尔三人来到地下集市,最先去到的地方,正是天空塔。安格尔与娜乌西卡都有意参赛,近距离感受天空塔的气氛,以及即将面对怎样的竞技对手,是他们这一次过来的目的。

天空塔一共十五层,每一层都有限定的分数,一旦分数超过限定,就可以申请晋级下一层。当然,也可以不晋级,但你选择不晋级的话,你就算把对手打败,能获得的贡献点奖励也是微乎其微。这算是天空塔竞技场对参赛者的一种保护机制。

天空塔内部都绘有扩展空间的魔纹,故而每一层的场地都很广阔。第一层有十个竞技台,大小都是40X40(单位:米),所有竞技台的旁边都有观众席。

因为第一层的观众席是免票,所以几乎每一个竞技台附近都围满了观众,其中还有很大部分是普通人,他们基本都是在地下集市工作的底层民众,平日也无消遣,天空塔算是他们唯一的娱乐方式。

“就第一层的人多一些,更高层的席位都是要购票入座的,那些普通人没有魔晶,不可能去楼上观战的。所以楼上相对要冷清很多,但从13层开始至15层,观众又多了,这些观众基本就是巫师学徒了。”赛鲁姆晋升巫师学徒后,这几个月内,也曾抱着好奇来过天空塔,故而对这里也很了解。

“先不去想楼上的事,先看看一层参赛者的水平吧。”安格尔话落,三人寻了个人数较少的竞技台,坐上了观众席。

竞技还没开始,参赛者也没上场,三人随便的闲聊起来。聊了没多久,一个背着箱子的佝偻老头,走到他们面前。

这老头是个凡人,安格尔还在思索这人为何站到他们面前时,就见赛鲁姆从善如流的掏出一枚银币,从老头背着的箱子里选购了几杯果汁,以及炸的金黄的面团。

安格尔:“……”原来是兜售杂货的。

“这些凡人也挺有经济头脑的,一枚银币在其他地方,足够普通人生活一个月了,在这里只需要卖点饮品,就能赚到钱。”赛鲁姆一边将果汁与炸面团递给两人,一边回忆起往昔在凡尔赛公国生活的艰辛。

安格尔咬了一口炸面团,酥软的口感加上淡淡的牛奶味,他表示十分满意。

“好吃吧?我就知道你喜欢。”赛鲁姆见安格尔脸上露出“幸福”的表情,立刻昂起小脸邀功。

安格尔正要回答,就听到娜乌西卡的话——

“奶味太重了,比较适合你们小孩子的口味。我其实更喜欢咸香一点的。”娜乌西卡吃了一口,便放在一边。

安格尔听罢,表情一滞:“味道一般吧,我的口味其实和娜乌西卡有点相似。”

三人一边吃一边喝,等待着竞技开始。

没等多久,从两边选手通道里,各自走出一人。两人都穿着宽大的罩袍,遮住面孔与身材。

这时,安格尔发现竞技台的正上方,有一面悬挂的大幅玻璃透明框,他一开始没注意,直到参赛者双方上场时,他才惊讶的发现,透明框里竟然闪动起倒计时,以及双方参赛者的名字和头像。

「倒计时3:39」

「万兽之王VS不朽冰帝」

安格尔原本还在惊讶,这个透明框已经在某种程度和全息平板很相似了,天空机械城不愧是机械炼金的圣地,随便一个炼金产品都能看出底蕴;但他还没感慨完,看到对战双方的名字时,忍不住将才喝下的饮料给喷了出来。

——还好他前座没人。

“这是什么鬼?!万兽之王、不朽冰帝,名头怎么这么大?”安格尔满脸错愕。难道他进错了竞技台,不小心穿越到了传奇巫师的练武场?

这时,竞技台上的两人

,将身上的罩袍用极其中二的姿势甩了出去,露出真容。

万兽之王,是一个背着巨大弓箭,面上染着七彩图腾、头顶彩翎,只围了虎皮裙的黝黑男子。他的打扮有点像当初的胡克迪克,原始土著的扮相,但那脸上的七彩图腾以及彩翎头带,让他比胡克迪克更显浮夸。

不朽冰帝,也是个男性。而且为了凸显“冰”之名,全身的衣服都是雪白的,挂着各种玲珑剔透的配饰,最重要的是,他的头发也是白的。

不过,从其飘散的头发丝中间,隐隐能看到深色的发根。不用说,他的白发肯定是染出来的。

“打扮的这么浮夸,名头这么大,实力应该还不错吧?”安格尔暗忖。

这时,倒计时变成了0。

两人瞬间开始移动起来,不朽冰帝大喝一声:“冰天雪地!”

话音落下,他站定不动,似乎在心中构建术法模型。三秒后,在他面前约莫两三米的范围内,地面出现了白色的霜痕。

万兽之王也毫不示弱,原地翻了一个跟头,在所有人不解的眼神中,摆了个单手撑地、匍匐着抬头的姿势。

“出来吧,我的国王!”

隔了好一会儿,一阵淡淡烟雾从万兽之王的身上绽开,紧接着一只纯白色的小猫咪从烟雾中走出来。

“上吧,国王!去击破他的冰天雪地!”万兽之王挥手一指,气势十足,仿佛麾下有万千兵马即将冲锋陷阵。

纯白色小猫咪十分配合昂首张嘴:“喵呜——”

嗲嗲的,脆生生的,含羞带怯的叫声。

安格尔三人:“……”

隔了好一会,赛鲁姆扯扯嘴角:“感觉好不靠谱的样子,我们要不去其他竞技台看看?”

娜乌西卡挑挑眉:“其实,这猫还挺可爱的。”

安格尔:“霜降术什么时候改名成冰天雪地了?”霜降术是一种0级戏法,其效果和“油腻术”差不多,召唤小范围的霜降,阻碍他人前进。两种相似的低阶戏法,巫师学徒绝大多数都选择油腻术,因为油腻术至少可以点燃,造成灼烧的伤害。

他们三人心中各有吐槽,但围观的普通人却个个叫好,还有人很配合的高喊:“去吧,国王,撕碎傲慢的冰帝,将他拉下至高的王座!”

羞耻的话语,没有任何人反对,反而气氛更加热烈。

“我们闪人?”赛鲁姆再次询问了一句。

“随便。这两人的实力,我单凭拳脚,不用武器都能打倒。”娜乌西卡摩挲着腰间的软剑道。

赛鲁姆看向安格尔,安格尔却是摇了摇头:“先等等。”然后继续将目光放在竞技场上。

这时,白色小猫咪已经突破到“冰天雪地”的范围内了,不朽冰帝冷哼一声,又是念念有词的一会儿,一道慢悠悠的冰刀破空而来。

白色小猫咪的速度很快,闪身躲过冰刀。这时不朽冰帝突然窜出来,白色小猫咪在半空中不能转身,冰帝猛地一脚踹下去,小猫咪落在“冰天雪地”里,不停的哀嚎。

“啊!我的国王!”万兽之王用近乎咏叹调的声音,一叹三折,冲到白色小猫咪身边。温情脉脉的抱起小猫咪,脸上带着心疼之色。

观众也被这一幕感染了,有人悄悄的抹泪。

万兽之王泛着泪光:“我认输了,不朽冰帝的实力果然不同凡响。”

不朽冰帝哼哧一声,“算你识相。”然后昂着头转身离开。

悬挂的玻璃屏上也适时的显示出一排字:「不朽冰帝,胜利!」

安格尔三人:“……”

安格尔:“我后悔了,咱们走吧。”

赛鲁姆用手捂着脸:“赶紧走,留在这我觉得脸都要丢尽了。幸好,没人认识我们。”

……

三人在天空塔一层换了好几个竞技台观瞻。

有“术法天王VS魔龙火焰”、“不败战王VS电云雷神”、“永恒贤士VS小剑圣”……

安格尔发现,这些上场的学徒,名字各个取得惊天地泣鬼神,但能力似乎也就普通一级学徒的水准,甚至一些练过武的普通人都能打过。

“我觉得我们进了假的天空塔。”赛鲁姆看完这几场比赛后,默默道。

“上次我过来看比赛时,参赛者似乎没有这么水啊。怎么突然水准降了这么多?”娜乌西卡带着疑惑。

安格尔:“你们忘了么,幻魔岛。”

安格尔的提醒,让他们恍然大悟。这一次,绝大多数的巫师学徒都去幻魔岛撞机缘了,于是天空塔只剩下挑剩的歪瓜裂枣。

而且,幻魔岛一事还导致了数百精英学徒的陨落,估计在短时间内,天空塔的参赛者都是这种良莠不齐的野苗子。

想到这,娜乌西卡的眼睛突然发亮:“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

“机会?”赛鲁姆看过去,见娜乌西卡一副摩拳擦掌的样子,惊讶道:“娜乌西卡小姐,难道你想……”

娜乌西卡点点头:“没错,我想现在去登塔!我觉得,这几天我可以试着冲一冲。能冲多少算多少,就当节约魔纹皮卷的费用了。”她原本打算洒钱开路,但如今有这么大好的机会,怎么可能不想着利用一番。

安格尔对此也很赞同:“我觉得挺好的,以娜乌西卡的战力,至少一层没有对手。”

于是,他们也不想着继续观战了,而是陪着娜乌西卡来到一层的天空塔管理处。让管理人员为娜乌西卡登记。

莆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阳泉好的白癜风医院
河池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莆田治疗宫颈炎方法
阳泉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