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广西幸存慰安妇血泪控诉一天被强暴五六次

2019-12-05 23:4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西幸存慰安妇血泪控诉:一天被强暴五六次

广西幸存“慰安妇”:血泪控诉70年期盼良知和正义

“我难过啊,我妈妈受了这个罪、这个苦,日本人还拒绝承认有这回事!”“日本强盗害得我家破人亡!”在日本战败投降纪念日前夕,来到广西荔浦县两名幸存侵华日军“慰安妇”韦绍兰和何玉珍老人的家中,倾听她们对日军侵华期间所犯滔天罪行的血泪控诉。

据史载,1944年,侵华日军发动豫湘桂会战,在中国河南、湖南、广西等地发动大规模攻势。在这次侵略战役中,侵华日军在广西荔浦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根据《荔浦县志》记载,从1944年11月3日被占领至1945年7月17日日军撤离,人口37万左右的荔浦县“(被)杀害6600人,重伤6804人,轻伤27216人,失踪5500人,因传染病或其他疾病死亡44762人。”在这期间,侵华日军在荔浦县马岭镇德安村沙子岭屯设立“慰安所”,强征当地妇女作为“慰安妇”供日军蹂躏淫乐。

荔浦县文物所所长胡海涛介绍,目前,荔浦县马岭镇德安村沙子岭屯侵华日军“慰安所”部分建筑已经损毁,但两个炮楼基本保存完好,整个大院基础设施清晰可辨。侵华日军在这里成立“慰安所”后,当地多名妇女被强征关在这里供日军淫乐,多名妇女被强征作“慰安妇”后下落不明,韦绍兰和何玉珍就是侵华日军占领荔浦时被强征、至今幸存的“慰安妇”。

现年90岁的韦绍兰老人,家住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小古告屯。据老人回忆,1944年冬的一天,日军对荔浦县新坪镇桂东村小古告屯实施洗劫,她背着满周岁的孩子在逃跑途中被日军抓住用汽车拉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关进了一间狭小的泥砖房。

被关押后,日军让她换上日军军装,每天都有日军进到房间里来,向她们做出一个脱衣的手势,逼她们就范。有时,侵华日军还用汽车将她们拉到其他日军驻地,供日军蹂躏,“我有时一天要被日军强暴五六次……”两个月后的一个黎明,她趁看守日军防备松懈,偷偷溜出日军据点,经过两天步行回到自己的家。她那满周岁的孩子却因过度惊吓不久便夭折了。

现年93岁的何玉珍老人,家住荔浦县新坪镇广福村城里屯。据老人回忆,1945年农历四月初九,她外出买药给小孩治病时被进村扫荡的日军抓住,日军用绳子绑着她拉到“慰安所”,当天晚上就被好多个日本兵轮流奸污,受尽侮辱,40多天后才得逃出“魔窟”。

这两段蒙受巨大屈辱的经历,分别给两位老人留下了残缺而痛苦不堪的人生记忆。

韦绍兰在“慰安所”被日军蹂躏期间怀了身孕,逃出“慰安所”不久生下了一个孩子,幸亏忍辱负重的丈夫并没有嫌弃她和这个孩子,并为他取名罗善学。可村里知道这个底细的村民,对这个“侵华日军的孩子”一直另眼相看。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村里人见了都称他是“日本仔”,同龄小孩都不跟他玩,罗善学几乎一生都在孤独和遭受歧视中度过。直到今天,已经69岁的罗善学还是独身一人,陪伴着体弱多病的老母亲。

2010年12月3日,韦绍兰和罗善学在旅日中国电视人朱弘的帮助下抵达日本,出席“2000东京女性国际战犯法庭”10周年纪念活动,并在东京、静冈、京都、大阪等地参加多场讲座,以自己的经历控诉侵华日军的罪行。

“希望你们尽快展开调查,时间不等人,我母亲已经八十多岁,来日不多了,你们应该从人道主义出发,迅速行动起来!”罗善学在给日本的书中写道。直至今日,罗善学不止一次向来人控诉日本侵华期间所犯的罪行:“我难过啊,我妈妈受了这个罪、这个苦,日本人还不承认,拒绝承认有这回事!

何玉珍老人在被强征作为“慰安妇”之前,丈夫已上战场。在被抓进日本“慰安所”后,被迫丢在家中的年幼女儿因为没奶喝、没药治病,没几天就夭折了。逃脱出来后,何玉珍嫁给当地人龙显斌,因受尽日本侵略者惨无人道的精神和肉体折磨,此后一直没能生育,只好收养了一个孩子,期望能给自己养老送终。

“我妈妈因为我被抓走,哭得眼睛瞎了,后来因为没有人照顾被火烧死,我弟弟看到家境凄惨,精神错乱上吊死了!”何玉珍老人不止一次控诉说,“日本强盗害得我家破人亡!”

目前,这两位老人在亲属和当地党委的关怀下,过着相对安稳的晚年生活。然而,纵使时光流逝,她们心中那份撕心裂肺的屈辱却始终难以抚平,在痛彻心扉的血泪控诉中至今还在期盼那份良知和正义。(陆波岸)

(新华)

原标题:广西幸存慰安妇血泪控诉:一天被强暴五六次

稿源:光明

作者:

佛山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贵州有哪些癫痫病专科医院

晋城煤业集团王台医院

山东省临沂市人民医院北院预约挂号

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抗快速心律失常首选药
吃什么对早搏好
心悸属于心律失常么
心脏早搏什么病
分享到: